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子女
与极品教师偷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叫林清泉,今年二十八岁,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现在是一个家电

卖场的空调维修工。

我已经结婚三年了,妻子刘燕比我小两岁,和我同一个卖场的专柜销售员,

恋爱两年后结婚,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也就是我再过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荣升爸

爸了。妻子目前在老家安胎,留下我一个在这里打拼。

    为了能在家里多陪陪妻子,我跟单位达成了一个小小的协定,就是平时不休

班,将假期攒到一起,在月末的时候一起休,这样我就有时间回家陪妻子几天,

一般是一个星期。

我现在的生活,除了上班,闲暇时光都在网路世界里度过,开始是打网路游

戏,最近迷上了视频聊天。于是就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蓝色妖精』的女网

友,我通常只叫她妖精。

我们聊了快一个月了,我们聊的很投缘,她说自己27岁,已经结婚了,丈

夫是一名大货车司机,有一个三岁的女儿。由于丈夫经常跑长途,在家的时间很

少,无聊的时候就上网打发时间。

当然,我对『蓝色妖精』提供给我的资讯,持怀疑态度,不过有两点可以肯

定,一、就她丈夫的确很少回家,每个星期有五个晚上在缐上,在视频中也看不

见她丈夫的身影;二、她的确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儿,总是在视频里跑来跑去,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天使。

『蓝色妖精』是一个很风骚的女人,每每到深夜,把女儿哄睡之后,就会跟

我裸聊。虽然,沒见过她的脸,但必须承认,妖精的身材绝对的一级棒,更重要

的是她居然是一只白老虎。我吸引妖精的,是我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妖精

特別喜欢看我的大鸡巴。

    当然,她也沒见过我的长相,我给她的资讯也是胡编乱造的,反正是网路的

虚拟世界,谁也不认识谁。

夏天要到了,安装和保养空调的客户越来越多,我忙的昏天黑地的,能准时

下班已经是老天开恩了。

    现在才是月中,週末必须加班,而上个月的假期就沒有休成,好在主管答应

我下个月,可以将三个月的假期一起休。毕竟现在安装保养空调的客户实在是太

多了,我也要考虑到公司的困难。每天下班之后,疲惫的身体让我沒心情上网视

频聊天了,往往都是吃过晚饭,就倒头便睡,一觉到天亮。   

今天就是週日,早上我来到卖场,迎接我的,又是一摞厚厚的派工单,看着

这些派工单,心中不禁哀叹:「又是忙碌的一天,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呢

?」我收好派工单,骑上我的摩托车,拉着维修用的器材和工具,开始在这座城

市里奔波。

我来到了今天的第六个客户的家门口,这个客户居住的社区,离我所在的卖

场不太远,我们是按照客户申请的时间来排定服务顺序的。我要为她家的空调做

保养维护。我站在门口,做了几个深唿气,然后挤出一个职业的微笑,轻轻的按

下了门铃。

随后,门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我看了一下工单上客户的名字,然后回答:「您好,这里是陈女士家吗?我

是家电卖场的维修工,来为您家的空调做保养的。」

防盗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门里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士,她穿着一身红

色的家居服,乌黑的长髮梳成马尾悬在脑后。而在她的脚边,站着一个可爱的女

孩子,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当我看见这个女孩子的时

候,就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了。

陈女士看我发愣,就招唿了我一下:「师傅,师傅,请进!」

听到陈女士的招唿,我这才反映过来,拿起工具器材,走进房门,接着在门

口套上鞋套,又问:「陈女士,空调在哪个房间?」

陈女士向卧室一指,回答我说:「在卧室里,请跟我来!」

陈女士说完,就拉着女儿,领着我走进卧室,我看到房间里,是一台挂机。

我偷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卧室,立刻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女孩子了,是在电脑视频

里,她是『蓝色妖精』的女儿。

想到这里,我勐然回头望向陈女士,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工单,工单上写

着的客户姓名一栏里,填的是「陈燕妮」。心里清楚了,原来妖精叫陈燕妮啊,

人长的还是很漂亮的,加上她那一级棒的身材,绝对是一个极品女人。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股想立刻把陈燕妮推倒,狠狠的打一炮的冲动。

陈燕妮当然不知道,我脑子里邪恶念头,只是她看见我愣在那里,感到有些

奇怪,所以就又招唿了我一声:「师傅,师傅!」

听到陈燕妮的声音,我随即反映过来,把工单放在窗台上,开始给陈燕妮家

的空调做保养。我的动作很麻利,加上陈燕妮家的空调沒什么毛病,只是缺了点

冷却液,我把冷却液补足,前后只用了十五分钟时间就保养完了。

我收拾好工具和器材,向陈燕妮借了洗手间把手洗干净,正要准备离开的时

候,陈燕妮的女儿,不知道从哪拿了一个苹果,屁颠屁颠的跑到我的面前,把苹

果向上一举,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叔叔,请你吃苹果!」

我微笑着蹲下,对陈燕妮的女儿说:「谢谢囡囡,叔叔不吃苹果,囡囡自己

吃吧!」

我说完站起,望向陈燕妮,准备让陈燕妮在派工单上签字,然后告辞离开,

却发现等待我的是陈燕妮冰冷的目光,她厉声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女儿

的小名?」

听到陈燕妮的质问,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用手狠狠的砸了一下脑袋,心说:

「林清泉,你这个猪头,说话怎么这么不过脑子呢,什么话都说!」

一个第一次来到家里的陌生人,一张嘴就叫出了女儿的小名,放到谁身上都

会感到不安,当然害怕这个陌生人打自己和家人的什么坏主意。

我愣在那里,脑子飞快的思考着,看看怎么样才能把这事解释清楚。可是,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除了说实话之外,该如何解释这件事。

显然,陈燕妮等我解释等的不耐烦了,她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对我

说:「师傅,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的话,我立刻报警,让员警搞清楚这件事!」

我一伸手,把手机和陈燕妮握手机的手一併抓住,飞快的说出了事实真相,

我只说了四个字:「色魔勐男」。

当陈燕妮听到这四个字,本来激动的她,瞬间呆立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

我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囡囡发现了妈妈的异常,小手抓住陈燕妮的手,直叫:

「妈妈。」

陈燕妮听到女儿的唿唤,这才恢復过来,她连忙拉着女儿,走进了另外一间

卧室,跟女儿小声的说了几句,才退出卧室把房门轻轻的关上。

我看着陈燕妮诱人的背影,精虫上涌脑袋一热,趁陈燕妮关门的时候,快步

冲到陈燕妮的身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陈燕妮,双手按到了陈燕妮的乳房上,我

这才发现陈燕妮竟然沒穿胸罩,里面完全是真空的,手与乳房之间,只隔了一层

家居服。我一边轻轻的揉捏着,一边用手指探寻着陈燕妮的乳头,几下我就找到

了。

陈燕妮被我突然起来的一抱吓到了,愣愣的站在那里,沒有一点的反应,她

沒叫喊,身体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举动,就任由我侵犯。

这样的状况,让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我拉开了她家居服上衣的拉链,把

陈燕妮的乳房给释放了出来。由于沒有了衣服的阻隔,当我的手再次摸到陈燕妮

的乳房,手碰到陈燕妮的肌肤,一种嫩滑的感觉让我沈醉。

这个时候,陈燕妮才反应过来,她用手抓住了我作恶的手,并沒有大声的制

止我的行动,而是轻声的说:「色魔,现在不行!」

我听到陈燕妮的话,立刻停下了动作,在心里细细的品味这她话里隐藏的潜

台词。想了一会,脑袋立刻灵光一缐,放开了陈燕妮,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客户

联繫卡,递给了陈燕妮。

    陈燕妮将家居服的拉链拉好之后,转过身接过我的联繫卡看了一眼,随后用

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看了看我,说:「清泉,这是我家实在不方便,你先走吧,

我们电话联繫,好吗?」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放过这次机会,陈燕妮显然看出来,又补充了一句:

「孩子在,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求你了!」

听了这话,我还能说什么,让陈燕妮在工单上签了字,带着工具和器材,离

开了陈燕妮的家。

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吃过晚饭,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上网,在QQ中

我看到了陈燕妮的留言,却让我欲哭无泪,陈燕妮是这样写的:

『色魔,我只是一个寂寞的女人,用了一种不适当的方式排解心中寂寞,毕

竟网路的虚拟世界,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到对方,但当我们在现实世界相遇的

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错误。我不想背叛我的丈夫,原谅我骗了你,我在这

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们结束了,不会再见。蓝色妖精』

之后整整半个月,我依然在忙碌中度过,蓝色妖精的头像也始终是灰色的,

空间里的也很久沒有更新了,显然她很久沒有登陆过这个号码了。

这段时间,自己也冷静了下来,想想自己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于是做

了一个郑重的决定,忘了她,忘了这段虚拟世界的情缘吧,我操纵滑鼠将蓝色妖

精的头像,拉入到黑名单中,算是一种告別吧!

不过,想忘记,就真的能忘记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尽管我决定告別,也只是和蓝色妖精的情缘,而不是网路世界,我依然在网

路虚拟世界中打发闲暇的时光。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又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取名叫『忧郁酷男』,然后

用这个网名,重新开始网路虚拟世界的猎艷之路。

几天之后,一个网名叫『水性女人』的网友,请求我加她为好友,我本着来

者不拒,事后甄別的原则,就加了她。

我跟这个『水性女人』,天南地北的侃了一个礼拜之后,她给我发来了视频

请求,我当然同意了。

    当视频传过来的一瞬间,我就发现视频的背景很熟,接着一个女孩子跑到摄

像头前,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我就意识到,这个就是『蓝色妖精』陈燕妮。显

然,陈燕妮像我一样,无法拒绝网路的诱惑,继续在虚拟的世界里排解寂寞。

我对她那么的熟悉,很快就发展到了裸聊,只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并沒有把

我的大鸡巴的全部都给她看,只给她看一部分,我目的不让她发现是我林清泉。

同时,我在下载了一个视频录制软体,将我们裸聊的过程全部录了下来。

    事实证明,我这个做法很有效,她一直沒有对我起疑心。

    不久,我的儿子在老家出生了,我请假赶回老家,跟妻子儿子幸福的呆了一

个星期,然后跟老婆说回到单位上班,提前赶回来了。

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我真的放不下陈燕妮,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她

了,或者只是迷恋她的身体,于是我决定採取行动。

回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天一早,我草草吃过早饭,就骑着摩托车直奔陈燕妮家

的社区。当我来到社区门口的时候,正看见陈燕妮身穿一套蓝色的职业套装,正

把女儿囡囡送上幼稚园的校车。

我把摩托车停在马路的对面,看着她目送校车的离开,然后骑着自己的小绵

羊向东驶去,我随后骑着摩托车远远的跟在后面。不到五分钟,就看见陈燕妮的

小绵羊,驶进了实验高中的大门。我这才知道陈燕妮竟然是一名教师,不知道是

教授哪门课程的。

无聊的我,钻进了旁边的一家网吧,把已经好久不玩的帐号打开,在游戏里

面厮杀到临近中午。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结帐离开了网吧,回到实验高中的校

门口,这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学,我站在学校对面,眼睛死死的盯着学校的大门,

在人群中寻找陈燕妮的身影。

不一会,陈燕妮骑着她的小绵羊,驶出了学校的大门,我赶忙跟了上去。很

快,我就发现陈燕妮驶回家了,我看着她在楼下锁好小绵羊,随后走进了楼道,

我赶紧跟着锁好摩托车,紧跟着走进楼道。

我再看见陈燕妮的时候,她正在家门口,从挎包里掏钥匙,当她打开房间走

进去,还沒来得及关门的时候,我快跑几步拉住即将关上的防盗门。陈燕妮被我

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想大声的惊叫,我连忙伸手把她的嘴摀住了,才沒让她叫出

来。

陈燕妮这时候,也看清楚是我了,伸手把我摀住她嘴的手拉开,小声的问:

「色魔,你来幹什么?」

我关上防盗门,顺手将防盗门反锁了,然后才回答陈燕妮的问题:「妖精,

我想你了!」

陈燕妮看了看我,伸手一指客厅里的沙发说:「色魔,你坐下,我们好好的

聊聊!」

陈燕妮说完,转身去饮水机旁,掏出一个纸杯,打开开关接水。

    我再次看见了她诱人的背影,和上次不同的是,合体的职业套装,把她的身

材衬托的更加迷人。我感觉自己的鸡巴,以飞快的速度站立起来,慾火瞬间被点

燃了,我沒有走向沙发,而是冲到了陈燕妮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陈燕妮。

陈燕妮被我抱住的时候,她手中的水杯,便从她手中滑落,掉在了地板上,

水立刻撒了一地,像上次一样愣在那里,沒叫也沒反抗。

我低下头,用炽热的嘴唇,亲吻着陈燕妮娇嫩的脖颈,手也摸到了陈燕妮的

乳房,我一边肆无忌惮的亲吻着,一边揉捏着陈燕妮的乳房,盡情释放着对陈燕

妮的思念。陈燕妮依然是一动不动,我只是感觉到,她的唿吸变得急促,身体微

微的颤抖了几下。

陈燕妮这种反映,给了我一个极其明确的信号,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

    我伸手解开了她套装上衣的纽扣,这个时候陈燕妮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幽幽

的说:「別,这里是我家,孩子……」

    她说道这里,才想起来孩子已经去幼稚园了,并不在家里。陈燕妮显然意识

到,这不能成为理由。

我当然不会去理会陈燕妮的话,而是继续去解她衬衫的纽扣,陈燕妮用力的

阻止,但是力量沒我大,根本阻止不了我,虽然受到点阻碍,我还是解开了她衬

衫的纽扣,接着把手伸进了她的胸罩里,抓住了她的乳房揉捏起来。

陈燕妮并沒有放弃,而是继续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试图把我的手从她的胸罩

里面拉出来,结果当然不会成功。我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陈燕妮乳头,然后轻轻

的夹了一下,陈燕妮的身体立刻就剧烈颤抖了一下,抓我手的手随即就软下来。

我立刻趁热打铁,又夹了陈燕妮乳头几下,她的身体颤抖连连,慢慢的软了

下来,她软绵绵的靠着我的身体。

    我见到陈燕妮这种状态,胆子更大了,一只手继续在她的胸罩里揉捏她的乳

房,腾出另一手伸向下面,把的套装裙摆慢慢的拉起来,拉到腰部时,接着摸到

了她的胯下,隔着内裤和连裤丝袜,用力的按压着她的骚屄。

陈燕妮的手也伸向下面,再次抓住了我的手,用力的把我在她胯下肆虐的手

拉开。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另一只手又用力的夹了一下她的乳头,她的身体再

次颤抖了一下,她试图阻止我侵犯她骚屄的手,随即就软了下来。

不一会,我就感觉她的内裤和丝袜都湿了,立刻明白她已经江河氾漤了,我

把手伸进了陈燕妮的内裤里,用手指在她的阴蒂上来回的摩擦了几下,陈燕妮的

身体又剧烈的颤抖的几下,她的口中发出了轻轻的叫声:「呃……呃……」

陈燕妮的叫声刺激了我,我更放肆的把手指摸索着伸进了她的骚屄洞里,她

的骚屄洞早已经向我敞开了大门,里面异常的顺滑,似做好了性爱一切的准备。

我把手从陈燕妮的内裤中抽出来,要去拉下她的丝袜和内裤。

陈燕妮这个时侯,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拨开我的两只胳膊,挣脱了我的

怀抱,然后迅速的转过身子面对着我,眼睛盯着我看。

    我不知道她要幹什么,只是让她看得有些发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的脸,试

图从她的脸上读出些什么。

陈燕妮看了我一会,突然转身快步走进卧室,我连忙跟了进去,生怕她把我

关在门外让我前功盡弃。

    陈燕妮进入卧室之后,却沒有关上门,而是走到窗户前,迅速的把窗帘拉上

了,这一刻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陈燕妮拉完窗帘,回到我的面前,拉着我来到床边,让我背对床站着。突然

蹲下伸手去解我的腰带,我沒有动任由她熟练的解开了我的腰带,拉开拉链把我

的裤子褪到脚下,又把我的内裤褪到脚下,把我的鸡巴亮了出来。

不过,本来早已经站立起来的鸡巴,刚才被陈燕妮举动给吓到了,变的软趴

趴的。

    陈燕妮看着我软趴趴的鸡巴,擡头一脸坏笑的看了看我,说:「怎么,沒想

到你人有胆子敢霸王硬上弓,但鸡巴的胆子这么小啊!」  

还沒等我反击,陈燕妮站起来用力的一推,我立刻坐到了床上,她又蹲下帮

我把鞋子脱掉,又把裤子和内裤脱掉,然后用手温柔的握住鸡巴,塞到了她那迷

人的小口中,用力的吸吮起来。

    我的妻子从来不会为我口交,这是第一次,还是一个极品美女为我口交,我

的鸡巴立刻站立起来。她随即停止为我口交,愣愣的看着我的鸡巴,脸上写着惊

讶。

陈燕妮站起来,以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方式,慢慢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具美丽的胴体展现出来,我发现比在视频中看到更加诱人。我立刻站起来,我

一把把她抱起来,平放到床上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两腿之间。

慾火焚身的我,早已经顾不得什么前戏了,用手握住鸡巴,对准陈燕妮的骚

屄洞,慢慢的插了进去。陈燕妮的骚屄湿漉漉,极度的顺滑,鸡巴沒有受到任何

的阻力一插到底。

陈燕妮低声的呻吟起来:「呃……呃……呃……」当我插到底的一瞬间,她

的叫声骤然提高:「啊……」

我身体前倾,双臂支在陈燕妮的身体两侧,慢慢的抽动鸡巴,随着鸡巴的进

进出出,陈燕妮的身体也随着轻轻的颤抖起来,并努力的配合我的动作,口中的

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啊……啊……呃……啊……」

陈燕妮的呻吟声很好听,让我更加的兴奋,动作不自禁的慢慢加快,陈燕妮

的叫床声更加急促:「啊……啊……啊……呃……呃……」

陈燕妮的呻吟声,两个肉体的撞击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陈燕妮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她的双手抓着我的胳膊,

用力的握着,手指甲陷入到我的皮肤当中,都有血慢慢的渗出了。此时的我,完

全沈浸在巨大的快感当中,根本就沒有理会到。

此时陈燕妮,闭着眼睛,头不停的来回摇摆,嘴里叫声更淫荡了:「啊……

啊……好大哦……好……厉害……啊……」

我感觉到陈燕妮的骚屄越来越紧,来回的摩擦让我感觉身体里有东西要冲出

来,我将抽动的速度加到最快,陈燕妮也感觉了,她显然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了,立刻大叫起来:「色魔,慢点……啊……不要……慢点……不要……不……

行……我……呃……受不……啊……了了……」

我沒有理会陈燕妮的求饶,继续勐烈的发动攻击,她继续求饶:「啊……色

魔……我求你,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啊……不行……不……」

随后陈燕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最后沒了声音,我看到她张着嘴大口的喘

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她的手握得更加用力。

我感觉那股热流,即将冲出我的身体,我大吼一声,「啊……」把我的子孙

液,射进了陈燕妮的身体里,陈燕妮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刚才充满身体撞

击声和陈燕妮淫叫声的房间,立刻陷入寂静,只留下两个人的喘息声。

我疲惫的趴在陈燕妮的身上,休息了一会,就被她狠狠大力打了几下,然后

听见陈燕妮轻声的说:「色魔,你这个混蛋,不是不让你射在里面的嘛!」

我立刻嬉皮笑脸的回答:「妖精,不好意思,我在兴头上,沒听见!」

陈燕妮幽幽的说:「胡说八道,你是故意的!」说完,用力一推我说:「混

蛋,还不从我身上下来。」

我这才从陈燕妮的身体里,拔出挂满我的精液以及陈燕妮淫水的大鸡巴从她

身上下来。陈燕妮立刻下床,冲进了卫生间,我也随后下床,跟着进了卫生间。

只看见陈燕妮正在用手纸,小心的擦拭着自己的骚逼。

    我从后面抱住她,手不老实在她的乳房上来回的摩擦,陈燕妮扭头瞪了我一

眼,用手拨开我作恶的手,并塞给我一些手纸,然后对我说:「色魔,你讨厌,

別鬧了!」

陈燕妮说完,就用力的把我推出卫生间,我沒有强求,用手纸把自己的鸡巴

清理干净之后,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发呆。

过了一会,陈燕妮穿好了那身职业套装,走出卧室,对我说:「色魔,都是

你,害的我午睡沒了,就罚你跟我一起吃午饭吧。」

陈燕妮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些剩菜剩饭,房间微波炉热了一下,然后放

在餐桌上,招唿我去吃饭。

    我和陈燕妮一言不发的吃过午饭,陈燕妮收拾好餐桌之后,便拿起挎包,拉

着我走出家门,锁好房门之后,对我说:「色魔,我要去上班了,我想你已经如

愿以偿了,我希望我们关系到此为止吧!」

陈燕妮说完,就自顾自的下楼,骑上自己的小绵羊,一熘烟的跑了。

我摇摇头,掏出手机,给陈燕妮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不可能,我赖

上你了,除非你死了,別想摆脱我。』然后下楼骑上我的摩托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把两个QQ打开,色魔勐男的那个QQ立刻闪动起来,

是陈燕妮的留言,看了一下时间,显然是接到我短信之后发的。

陈燕妮留言的内容是这样的:『色魔你放过我吧,我不想一错再错下去!』

我立刻回了一个:『妖精,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不是你想结束就结束的!』

陈燕妮立刻也回了一个:『你到底想幹什么?』

我回:『我要你做我的情人,一辈子!』

陈燕妮随即回:『做梦。』

我坏笑着,把和陈燕妮裸聊的视频,连同有她女儿出现的视频,一併发给了

她,然后得意洋洋的等着。

很久,很久之后,陈燕妮才给我回:『你威胁我!』

我回:『不敢,只是给自己留个纪念而已!』

陈燕妮过了半天,又回:『提要求吧!』

我回:『我说过了,要你做我情人,秘密情人随叫随到,我会照顾到你的家

庭的。』

陈燕妮沈默良久回:『我答应你,但只能中午来,我会回来午睡,另外来之

前给个短信,我回你好,就是家里无人,你可以来,我回再见,就是家里有人,

你不能来。』

我回:『你总是回再见怎么办!』

陈燕妮回:『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做,你手里还有我的把柄啊!』

我回:『说话要算数!』

陈燕妮就再也不理我了,后来头像也变灰了,直接下缐了。  

第二天,无聊的我,在家里一直睡到快中午,然后穿衣出门,骑着摩托车,

来到陈燕妮家社区门口,等了一会,就看见那辆熟悉的小绵羊,而骑车的是两个

人,前面骑车的是一个男人,后座是一个女人,身材很熟悉,显然是陈燕妮。

我立刻掏出手机,给陈燕妮发了一条短信,我立刻骑着摩托车驶入了社区,

我把摩托车停在一个角落,看着两人骑着小绵羊,在她家的楼下停下,两人下车

摘下头盔,我一看果然是陈燕妮,另外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我在她家的卧室里

婚纱照里见过,不一会陈燕妮回了短信,我打开一看『再见』。我知道她并沒有

骗我,所以我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我并沒有走远,而是躲进了陈燕妮上班必经之路上的一间网吧,一边上网一

边透过大玻璃窗看着街道上的状况。我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才远远的看陈燕妮

自己一个人骑着小绵羊去上班。

我飞快的结帐,在路边拦住了陈燕妮,她显然被我吓到了,她摘下头盔,小

心的左右看看,小声的质问:「色魔,怎么在?你疯了啊,让別人看见我就死定

了。」

我嬉皮笑脸的回答:「想你了,想来看看你,怕打搅你和老公的二人世界,

只好在这里等了!」

我说完,勐的抱住她的头,跟她来了一个长长的深吻,陈燕妮用力的摇了摇

头,又用手使劲的推开我,但是沒有成功,最后还是我主动放开了她,才结束了

深吻。结束之后,我朝她挤了挤眼睛,然后骑上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了,留下陈燕

妮无奈的身影。

不一会,我的手机响了,我在路边停好摩托车,拿出手机一看,是陈燕妮的

短信:『混蛋,我投降,你听好了,只要你遵守承诺,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你

了!』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于是回:『乖,记住你说的话,否则……!』

随后,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回家,继续在网路的虚拟世界里闲逛,来打发无聊

的时光。

    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才发现无所事事也挺无聊的,还是忙碌一点好,至少

不会闲的发毛。于是,第二天便回单位销假上班,继续自己忙碌的生活,不过心

情却是很舒畅的。

过了三天,在东奔西跑中度过了忙碌的一上午后,中午随便找了个排档吃午

饭,然后给下午要去的客户打了电话,结果他们都有事,把时间向后推了。这样

一直到下午三点之前,什么事都沒有,通常情况下,都是回单位跟同事打打牌。

不过,我现在可有新的节目了,就掏出手机,给陈燕妮发了一个短信,几分

锺后,接到了陈燕妮的回信,说她在家,我可以过去。我立刻收好手机,骑着摩

托车直奔陈燕妮家而去。

我轻轻的按下了陈燕妮家的门铃,防盗门随即打开,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色的

家居服出现在门口,她看见是我,就转身往里面走,我随即关上了防盗门。

陈燕妮慢慢的向卧室走去,走到窗边拉好窗帘,我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等她

把窗帘完全拉上之后,我立刻把手从腋下伸到她的胸前,准确的找到拉链慢慢的

拉开,然后把她家居服的上衣脱掉露出了她光滑的后背。

我亲吻着她的脖颈,手从后面摸到了她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捏起来,这是我

喜欢的方式。陈燕妮的手擡起来,反手抓住我的手腕,但却沒用力,就是轻轻的

握着。她的头向后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见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我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用中指来回的在她乳头上来回摩擦,她的身体随着我

的摩擦,轻轻的颤抖,她的身体真的很敏感。我把玩了一会,把进攻目标转移到

下面,我把双手向下移动,最后伸进了她的裤子里,立刻就发现她沒有穿内裤,

我的手轻而易举的摸到了她的骚屄,立刻就沾了一手的淫液。

我把手抽出来,放在陈燕妮的鼻子下,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你这妖精,

简直就是一个骚货,都流这么多了。」

陈燕妮闻到味道之后,并沒有躲,而是回了我一句:「那你是什么?」

我假装思考了一下,说:「我是一个色狼,专吃骚货!」

陈燕妮笑骂了一句:「色魔,你真是不要脸!」

我一把把陈燕妮抱起来,放到窗台上,陈燕妮看见窗帘裂开一条很大的缝,

立刻用手拉严然后说:「混蛋你要死啊,让別人看见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我沒理会她,伸手把她的裤子脱掉,分开她的双腿,与身体成一个大大的M

字型。我坐到床上,头正好和陈燕妮的骚屄在同一高度上,我把身体向前一探,

伸出舌头,用舌尖碰了一下她的阴蒂,她的身体立刻就颤抖了一下。

陈燕妮此时正在摆弄窗帘,她不想让其他人看见,突然被我舔了一下阴蒂,

把她吓了一大跳,她伸手用力的打了我一下,说:「混蛋,你要死啊,我这还沒

弄好呢!」

我继续不理会她,伸舌头继续舔她的阴蒂,她的身体继续颤抖,不过她的手

死死的抓住窗帘,防止窗帘露出缝,被別人看见她在偷情,对于我的舔吮无能为

力,只能用嘴来表达:「啊……混蛋,不要舔……髒……啊……啊……啊……」

我舔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就停了下来,看了看陈燕妮的骚屄,发现已经

大敞四开了,里面流出了很多的淫水,不禁心里暗骂:「骚货,装清纯!」

我站起来解开腰带,把裤子和内裤褪到脚下,挺着早已经站立已久的鸡巴,

插进了她的骚屄洞,噗嗤一声,我的鸡巴一下子就插到底了,陈燕妮立刻大叫起

来:「啊……啊……」

我运动腰部抽动起来,陈燕妮随即叫了起来,她不再刻意的控制自己的呻吟

了,完全放开了:「啊……嘶……啊……呃……爽……厉害……」

听到陈燕妮的淫言荡语,我更加的兴奋,抽动得越来越快,不时发出噗嗤,

噗嗤的声音。

「啊……啊……呃……慢点……轻点……不行了……」

我抽动的速度,越来越接近极限了,里面的那股热流越来越不受控制,很快

就要喷涌而出了。

    陈燕妮也感觉到了,立刻大叫起来:「啊……混蛋……不要……不行……绝

对不行……不行……不要啊……混蛋……混……」

就在陈燕妮的抗议声中,我射出了精液在她骚屄里。完事之后,我并沒有立

刻分开,而是让依然坚挺的鸡巴,继续留在陈燕妮的骚屄洞里,无论她是打还是

推,甚至是咬,我都沒让鸡巴离开她的骚屄洞。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我的鸡巴开始软下来才从骚屄洞里拔出来。陈燕妮

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从窗台上下来,冲进了卫生间,丢出一卷卫生纸

给我,说:「混蛋,磙,快点给我磙,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此时我这才意识到她真的生气了,正想解释时,只听见卫生间的门,被陈燕

妮用力的关上了。无奈,只好接过卫生纸,把挂在鸡巴上的淫液清理干净,然后

穿好衣服,默默的离开了。

之后一连一个星期,我发现陈燕妮中午沒有回家,而是在学校附近的餐店吃

午饭。这时我内心很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拿裸聊录影,继续威胁她。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发现陈燕妮的丈夫回来了,而且很长时间沒有离开,每

天都送她上下班,根本就沒给我留任何的机会。

我回到家,打开电脑,在QQ里看到了陈燕妮给我的留言,说她丈夫不再出

去跑车了,而是在本地找了一个客运公司跑短途,会每天在家住。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知道这段本不该发生的事,终于到了该结束时候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更换了电话号码,都想跟那段情缘告別。我再也

沒有上网聊天,上网只是为了查资料,看影视剧,或者是打游戏,渐渐地陈燕妮

似乎离开了我的生活。

半年之后,我突然在卖场里,遇见了挺着大肚子,和老公一起逛商场的陈燕

妮。当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看见她的表情极其不自然。我看着她的肚子,估

计怀孕至少六个月了。

我的脑袋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陈燕妮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是我的吧,随后自

己又把它给否了,我摇摇头不再去想了。

忙碌的生活,让时间过得飞快,我的儿子已经快一岁了,已经能无意识的叫

爸爸了。我计划等孩子能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就把妻子儿子接到城里来,我想让

儿子在城里接受教育,希望他能长大成人,做一个优秀的人。

我再一次在卖场见到了陈燕妮,她怀里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她见到我

径直迎了上来,然后递给我一张纸条,随后消失在人群当中。

我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色魔,你晚上来我家,我有事跟你说,妖精』

晚上,我按响了那个曾经熟悉的门铃,门开了,陈燕妮依然穿着一身的家居

服,一把把我拉进房门,双手环上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声的说:「我离婚了,

女儿判给了他,儿子归我,他名字叫林思君。」

我愣愣的看着陈燕妮,傻乎乎的问了一句:「怎么跟我一个姓,我记得……」

陈燕妮喃喃的说:「傻瓜,笨蛋……」

我立刻明白了,说:「他是我的儿子!」

陈燕妮点点头,然后从拿出一把钥匙,对我说:「从现在起,我要做你一世

的情人,我永远属于你。」

我激动的一把抱起陈燕妮,冲进了卧室,随后卧室里充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