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子女
偷情的苦果7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偷情的苦果

第七章

回家的车上我看着窗外的路人,心情好象久久不能平静,最后的一句话我不

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和她结婚我还沒想过。也许下午刘经理的话在我心里

的作用真的很大,有些事情是自己永远也想不清楚的。还沒下车就收到短信:

“一切平安,亲爱的早点睡,我爱你一辈子。”看着这样的短信我心里的负担变

的越来越承重。

由于晚上沒睡好上班我迟到了,刚一到办公室就看见刘经理在我椅子上坐着。

“小刘,来迟到了哦,昨天晚上是不是玩的太晚了?”

我尴尬的说:“昨天晚上沒睡好失眠了。”

她看了我一眼:“你忙你的吧,我走了。”

等她一走我看见我的桌子上有封信,是她留下的。我急忙打开一看,里面就

一张纸写的是:“我知道你忘不了她,但她可能会毁了你的,你还小,有的事你

不懂,两个人在一起光有爱情是不够的,一时的肉体需要是不可能永久的。你和

她的事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如果你准备真的和她在一起,你必须要面对社会和来

自家里的压力。公司准备调你去县里当副经理,你考虑一下。”

本来昨天我想到半夜就沒想清楚,现在心里更乱了。我把信放到口袋里准备

做事,就看见杨铃进来了:“你今天怎么好象不怎么高兴,是不是昨天沒睡好。”

看着她娇艷的脸和天真的笑容,我心里却怎么也沒有一点高兴的感觉。我摇

了下头:“沒有,只是昨天晚上睡迟了,一会中午睡会就好了,你先上班,我把

事做完了再来找你。”

看着她一跳一跳的跑出去我心理想:难道女人都喜欢激情,我想不明白。

中午我沒和杨铃去吃饭,在办公室睡觉。刚睡着电话就响了:“小刘,我在

楼下等你,和我去**公司一下。”

经理叫我,我不愿意我也得去呀。到了车上我才发现她好象更本不是去办事

的样子,装化的比平时好多了,香水也用上了,穿的是一套很性感的裙子,由于

裙子很紧胸部好象快要爆炸一样。

车向郊外开去,我问她去那里她也不说,只是不停的笑。车到了我们这里一

个比较有名的度假山庄,她好象经常来这里,带着我就到了一个单独的小楼。一

进房间她就告诉我说是要我陪她吃饭,今天是她生日。我虽然很怀疑但是还是笑

着说了声生日快乐。我问她好多岁她却不告诉我。我想应该是38或者是39了

吧。

她从里面的房间拿出一件长袍递给我,“去洗个澡,路上灰大的很,洗澡间

在楼下。”

我本来想说我不洗的,但是脚步却不自觉的走向了洗澡间。

我刚开始洗就听她在门口说:“要我帮你搽背不?”

我忙说谢了,我自己可以。等我洗完的时候她也换了衣服准备洗澡,“你不

要我帮你搽背,我可要你帮我搽哟。”我装做沒听见,看我自己的电视。果然她

洗了沒一会就听见她喊我,我故意把电视声音开的很大,心里想怎么回家。

她洗完了出来看了我一眼沒说话,我这才发现她只是用毛巾把身子围住的,

雪白的大腿和遮了一半的乳房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我知道她里面肯定沒穿衣服。

她走到床边用电话点了菜和一瓶白酒,“我在这里沒多少朋友,我的朋友都

在外地,今天叫你来陪我。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愿意,但是你能来我还是很高兴。

你也许会想我一个30好几的女人为什么喜欢找上你,一会喝酒的时候我慢

慢的告诉你,你听了后会明白的。“

从进到这个房间,我就不想说话,做为一个男人我和她发生什么我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愿意一个比我大上10岁的女人和我在床上做爱,而且我还不是自愿的,

这让我的自尊心很受伤害,想我以前都是去骚扰別人,谁知道自己也会有这么一

天。

菜只有几个很精致的小菜,一瓶茅台,两个酒杯。我想这样的环境要是和杨

铃一起就好了,可是我眼前的人不是她。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找你吗,我现在告诉你。你很象我大学的同

学,我的初恋,我和她一起4年,最后因为分工作他去了西藏,我们才分手,到

现在我都沒有他的消息,当初他叫我一起去西藏,我嫌那里太苦我沒去,谁知道

在内地一样的苦,还很累。”

听了她的话我只是使劲的喝酒,我不想去想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我

不想在这里呆着,我想走。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你真的很象他。他和你一样也是高高的个子,黑

黑的皮肤,很讨女人喜欢。”

我看着她快要喝醉了,我就想把她灌醉好回家。

她突然一下子坐到了我旁边,头靠在我的肩膀:“小刘,我知道你想走,我

知道你不愿意在这里陪姐姐,今天姐姐过生日,你就不要走好吗?”

闻着她身体的香味,和她毛巾下丰满的乳房,我男人的本能,在酒精的刺激

下慢慢的有了反应。

她抬着头看着我,嘴巴在我的耳朵后面轻轻的咬着,“姐姐很寂寞,在这里

一个一个朋友都沒有,外边的男人都他妈不是好东西。”

我想站起来却怎么也动不了,不知道是我心里不想动,还是我心里已经有了

和她在这里过夜的念头。我转过头去看她脸已经很红,身上的毛巾把乳房差不多

全部都露了出来,她的乳头不是很好看,颜色已经有点深,乳房还是很挺,看样

子保养的很好,这么近的距离,我居然发现,她脸上很难看到一个30多岁nren

的痕迹。

她用手不停的在我身上到处抚摩,慢慢的她的手摸到了我早就站起来了的弟

弟那里。我感觉她的手很烫,在不停的发抖,我知道她很久沒有过性生活了,但

怎么也沒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连摸到我的鸡巴手都会发抖。

我的嘴终于和她的嘴吻到了一起,和她接吻的感觉就好象是我在吻一个16

岁的小女孩,不过我好象是那个16岁的小女孩。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不挺的搅

动,仿佛要把我嘴里的全部口水吃完一样。

最后是我被她推倒在床上,她用她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肚皮上不停的摩擦,随

着她身上的毛巾全部掉下我才发现她和其他30多岁的女人一样肚子上有了赘肉,

平时看不出来而已,阴毛又黑又浓,乳房的弹性明显的沒有杨铃好。

随着她的头不断向下到了我的大腿根部,她用她的嘴巴亲我的两个蛋蛋,并

沒直接的亲我的鸡巴,而且嘴巴还在不停的向下,她用双手把我的腿分开,用把

我的鸡巴放在她的乳房中间,双手搓动着她自己的乳房,这样的感觉是我所有过

的女人都沒有给过我的,也让我的神经一下子感到从来沒有过的刺激。

这时候她才用她的嘴巴把我的鸡巴一点点慢慢的吞进了她的嘴里,她口交的

技术明显要比杨铃好的多,嘴巴很有规律的动着,手在我的屁眼门口不停的打转。

在我感觉要爽的时候她用力的掐了下一我鸡巴根部,让我刚有的想射的感觉

一下子就沒了,我不的不佩服她的工夫。

就在她刚要准备骑到我身上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她很不情愿的去看电话,

然后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去了,听口气好象是她孩子打来的,我顺便也看了看我的

手机,有一个杨铃发的消息:“亲爱的,我今天不能来陪你了,我老公好象听说

了什么,我和他吵了起来,晚上你早点睡,明天中午去你家,你的宝贝。”

看着杨铃的短信我的欲火一下子就落到了低点。我看着刘经理还在打电话我

慢慢的穿起了衣服。我穿衣服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还是在打电话,这时候我听

见好象是在吵架,等我把衣服穿好的时候有、越吵越凶,我本来想和她打个招唿

再走的,看她吵的面红耳赤的样子我就沒喊她,到了楼下的时候我听见吵架变成

了哭声。

回到家刘经理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谢谢你陪我吃饭。”

我看不懂,我也不想搞懂。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遇见刘经理,她好象和平时沒什么两样,只是看我的眼

神又有一点不同。

中午下班杨铃和我一起到了我,一进门我们就直接到了我的床上,由于中午

时间只有1个小时,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用我们熟悉的动

作来抚慰着对方的身体。

我昨天的欲火又重新点燃,甚至比昨天还要勐烈,我从后面进入的时候杨铃

发出了疼苦而又快乐的叫声,我感觉我不光是在做爱,甚至是在发洩我最近里的

苦闷,发洩我心里的苦恼。

慢慢的杨铃承受不住我勐烈的沖击,在我的沖击下一下子趴到了床上。我把

她又在翻了过来双腿放在我的肩膀上,这样的动作可以看清楚她高潮是的表情,

这时候的杨铃早就沒有力气在说话,嘴里只是哼出了我听不懂的声音,屁股在一

下一下的迎合着我的动作,我保持这个动作才10分钟就一下子扑到她的身上,

把我的不满全部发洩到了她的肚子里。

“你今天好厉害,差点把我弄昏过去了。”

看着在我旁边发娇的杨铃,我都不知道以后我会和她走到那一天,这样快乐

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情人到底须不须要对爱情负责。

到了办公室,刘经理打电话告诉我明天和她去出差,要去三天。

第八章

接到去出差的通知我还沒告诉杨铃她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不知道我是和谁去,

我不知为什么不自觉的就撒了个慌,说是我一个人去,她只是说她送不了我,家

里有事。

第二天下午,刘经理开车到我家楼下来接了我,车子相城外开去,刚一上楼

我就收到杨铃的信息:“亲爱的,出去少喝酒,回来我好好的犒劳你。”

车还沒出城我就在路边看见了杨铃的一家人,她和她老公亲热的挽在一起,

他们的孩子在他们旁边撒娇,看着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我沒资格去埋怨她什么,这条路是我自己走上去的,但我就想不通,她和我

一起到底是真的有感情,还是肉欲的需要。她才刚刚给我发了信息,马上又投入

到和她老公一起的乐趣中,我想不通,也看不明白。

女人啊,你们的心里啊!,你们的心里到底可以装多少东西。

刘也看见了,她沒说话,只是不停的用眼光看着我,嘴角有一种我看不懂的

笑容。路上我们也沒说什么话,我心里只是觉得很压抑,很沉闷。

到了公司,我和她各自到自己的部门去匯报工作,等事情忙完天已经黑了,

公司招待的饭我是沒胃口吃,刘说是她请我吃我也不想去,我早早的就回到招待

所睡觉,隔壁房间的刘经理好象晚上沒回来,因为我沒听见动静。

第二天忙了一天,一直到三的天下午工作才基本搞完,下午公司的一个经理

请吃饭,我本来不想去的,刘非要我和她一起去,说是让我帮她挡酒,免得她喝

醉开不了车,这个理由我沒办法拒绝。到了饭桌上我听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个经

理好象就是传说和刘有一腿的那个人。个子不高,头发已经秃了,挺着个大肚皮,

双眼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的家伙。

看着他那个样子我才明白为什么刘经理在我面前显得这么的饥渴。

酒在不停的废话中慢慢的越喝越多,我的头脑已经开始模煳,这时我很想给

杨铃打电话,想她在做什么。一想到我再怎么喜欢她,她始终不是属于我自己的

女人,都是我自己,偏要把自己向一条沒有结果的路上走去。

酒喝的差不多了,我看见刘和那个经理已经在一起摸摸搞搞,下面的事就是

我自己一个人回招待所,刘和那个经理不知道去了那里,回到招待所我给杨铃打

了个电话,她沒接。我不由的想她是不是在和她老公做爱,想到她和老公做爱也

是不是和我做爱一样。

想不明白,我很多事都想不明白,我只知道,她的心不属于我,她的身体也

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属于我自己的女人,不需要

为了这种偷情去付出我的感情。

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刘回来了,我听见隔壁房间有了动静,但好象不是她一个

人,应该是男人送她回来的,一会那个男人走了,我听见刘在呕吐,慢慢的听见

她的哭声。我很想过去安慰一下她,其实我知道她也很苦很累,但我不知道我是

不是能过去。

我还在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不用看都知道是隔壁打来的,我一接就

听见电话里传来的是她伤心的哭声。

我到了她的房间,看见她坐在地下哭得象一个泪人一样,哪里有平时白领的

骄傲。

我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好,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我连忙劝她不要这

样,被人听见不好。

她哭了一会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小刘,很不好意思,怎么晚了还打扰你。”

我说:“沒关系。”

“你先坐坐,我去沖一下,身上全是酒的味道。”

我说我想回去睡她不准。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窗外的城市早就沒有了生气,只能看见街上不多

的汽车在外了为了生活而奔波,想到这个世界上有有谁不是为了生活而奔波呢。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她已经洗完了出来,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沒有酒疯子的样子,

只是脸上还有喝多了的痕迹。

她站在我旁边轻轻的问我:“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还在想你的杨铃。”

我沒说话,也沒理她。

她接着又说:“情人看上去是很美好的,但其实是最累人的,因为感情得不

到回报,特別是一方有了家庭的。”

她的话象一把刀一样无情的插到我心里,我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来反驳她。

她很聪明,说完这句话就沒再说,只是慢慢的走到床边,点了支烟递给我。

我鼓起勇气问:“那如果我和你在一起,能有什么结果呢?还不是一样的。”

“不对,我能给你男人想要的,我能让你的生活改变。”

我知道她说的改变是什么,就是利用她情人的关系不断的提拔我。我慢慢的

走到床边坐下,脑子里老是出现杨铃和她老公在床上做爱的样子。

这时候的她靠在床上象是很自信的看着我,我慢慢的躺到了她旁边,我不知

道我心里的真正想法,但我心里很郁闷,很想发洩。

她的双手轻轻把我的衣服全部脱掉,她自己也脱的精光。我转过身去一下子

扑到她身上,不停的吻着她的嘴巴和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的呻吟身也在不停的刺

激我,沒有什么前戏,我只需要的是发洩,疯狂的发洩。

我的吻让她窒息,我的鸡巴在她的双腿间让她呻吟。她的双腿和她抬高的屁

股不停的随着我腰部的节奏上下摆动。我象是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做爱一

样,牙齿,指甲在她的乳房,背上撕咬,看着她乳房上出现的一道道痕迹,我的

到了快感。

我要她趴着我从后面进入,她很听话,我看着我的鸡巴在的屁股上进出,看

着她的肛门在一下一下的收缩,忍不住用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肛门,随着她发出

疼苦的叫声,我的压抑和郁闷全部发洩到她的肚子里。

看着我旁边一个比我大上差不多有10岁的女人,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

和其他得到满足的女人一样很温柔的躺在我旁边,用她的手指轻轻的抚摩着我身

上每一个地方,我们都沒有说话,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可以说什么话才可

以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

回去的路上,她和我说话很温柔,我只是告诉她我不去当什么副经理,我就

在公司,对于我的这个决定她好象早就猜到,只是看见我在用手机发信息。我想

和杨铃好好的谈谈,我也并不想依靠一个女人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一个男人的价

值,起码我还有男人的尊严和自信。

                      第九章

在车上打杨铃的电话还是沒接,这让我很不高兴,我觉得我去了这么几天她

都不想我,真不知道她是把我当成什么了。回到家我还是不停的打电话还是沒人

接。

到了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很陌生的号码,是个男人:“你是小刘是不

是?杨铃现在在医院的,你要见她就快来。”

我还沒来的及问他是谁的时候他已经挂了。我心里很着急,但又怕去了见到

她老公,但我又想见杨铃,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在医院。到了医院楼下我徘徊了

很久,到总台一问她是在6楼303房间22号床。

我到了5楼就下了电梯,我想了很久沒办法只好给刘经理打了个电话:“刘

姐啊,是我,你能不能来一下医院,我在5楼这里等你,有很急的事要你帮忙。”

刘沒问我什么事说马上就到。

不到20分钟刘就来,看着我无住的样子连忙问我什么事,我把事情告诉她,

她很懂事的问我是不是要她先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我点点头。

刘拍拍我的肩膀说:“沒事,我先去看看,如果可以我打电话给你,你再上

来。”

刘上去了很久都沒回音,我焦急的等待着,我这时候才知道杨铃在我心里真

的很重要,我很怀疑如果是我的父母在医院我会不会这么的着急。

过了大概有30多分钟我电话响了:“小刘,你上来,你有10分钟时间,

她老公回家拿东西去了。”

我跑上6楼就看见刘经理在病房门口。

“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我一进房间就看见杨铃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好象刚睡着。我走过去轻轻的抓

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老婆,你看看我,我来看你了,你是怎么了,我才走

几天你怎么会这样。”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杨铃好象感觉到我的到来慢慢的睁开眼睛用虚弱的声音说:“你怎么来了,

你快走,如果他看见你在这里就麻烦了。”说着她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杨铃无力的摇了摇头只是一个劲的追我走。我吻着她的泪水,吻着她本来红

润的双唇泪水也止不住的向下掉。

“小刘,时间差不多了,走,路上我给你慢慢说。”

我依依不捨的看着满脸泪水的杨铃,走出了房间。

“你先到5楼等我,我答应她老公等他来的。”刘对我说了后我还是到了5

楼等她。

回去的车上我问刘到底是怎么会事刘也不说,车一直开到她家楼下。进了她

家她给我一瓶啤酒:“你慢慢听我说,你可以喝醉,但不可以沖动。”

刘很严肃的对我说。看着刘这个样子我知道事情真的很严重。

“她老公已经知道你和她的事了,对她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是有小孩他们

早就离婚了,杨铃一直沒告诉你吗?”

我摇了下头使劲的喝酒。刘又给我拿了几瓶啤酒出来放在我面前。

“还有,她老公要来找你的麻烦,杨铃劝不了,给她老公留下一封信就吃了

安眠药。信我看了,有你的名字,你想不想知道写的是什么?”

我看着刘点了点头。

“我不记得全部,只记得一部分。”

“老公,求你不要去找他,和他在一起是我自己去勾引的他,你如果念在多

年的夫妻感情我求你不要去找他,我走了,孩子就交给你,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不合格的妻子,我对不起了,我也害了小刘。”主要的就是这些,杨铃吃药主要

是因为她老公要去找你的麻烦和要离婚,还有就是她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刘说完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我不知道杨铃的心里一直袒护着我,我还怀

疑她对我的感情,我真TMD 不是人。

刘坐到我旁边安慰我:“你別想太多,她现在已经沒事了,她老公要我把她

调到县城去和你分开,我看的出她老公还是很爱她很爱他们的家。”

我说不出话,只是不停的喝酒,一时间我觉得我以前做的事真的伤害到了一

个家庭和伤害到了一个本来很幸福的女人,都是我自己的轻率和下流毁了杨铃。

才喝3瓶啤酒我就到卫生间吐了,我吐了回来的时候刘已经在打扫,我一下

抱住她放声大哭起来:“刘姐,我不是人,我害了她。”

刘把我扶到床上让我躺下:“沒事,你和她分开就好了,你就在姐姐这里睡

一晚上,如果明天上不了班就別去了,我给你请假。”

刘用毛巾把我的脸洗了,把我的袜子和裤子脱了:“你先睡,我等会来陪你。”

我怎么可能睡的着,一会刘过来陪我睡到了我旁边:“我知道你很难过,但

有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样也沒用,要是你真的为她好就让她自己过自己

的从前的生活。”

我知道刘说的很对,我也知道我和杨铃沒什么结果,只有让她过自己的生活

才是真正爱她的表现。

刘睡在我旁边轻轻的给我按摩我的头部,我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摩擦着我的

肩膀,慢慢的她双手摸到了我的下面:“你现在最需要好好的睡一觉,放松一下

对你有好处。”

我看见她的头向下慢慢的移动嘴巴到了我鸡巴那里,我感觉到我的鸡巴被一

种温暖包围,很快就有了反应,刘叫我把等关了,我感觉到她在慢慢的坐到我上

面,鸡巴被一种很熟悉的温暖一点一点的包围,她在我身上疯狂的摆动着,淫水

顺着我睾丸流到了我的股沟。

我感觉她今天是特別的需要,慢慢的我也被她的情绪带动,我翻了过来把她

压在我身下,双腿抬到我肩膀,疯狂的在她身体里进出。黑暗里我看不见她的表

情,她也看不见我的样子,这样的环境真的是很好的发洩空间,时间在我和她疯

狂的做爱里慢慢的被打发掉,等到我和她筋疲力盡的时候,她很温柔的用纸把我

下面打扫干净,吻了我一下:“睡吧,这样你应该会睡的很好。”

第二天一上班就听见消息,杨铃被调到县城当副经理(把我的位置顶了)。

刘对我笑了笑:“这样对你和她都好,我是为你好。”

我沒说什么,我知道她这样做的确是为我和杨铃好。

日子在时间里慢慢的被打发,杨铃打过我的电话但我沒接,我和刘的关系好

象是姐姐和弟弟的关系,她很照顾我,很关心我。还打算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

还是下班,我在家里看电视,本来是打算去刘那里吃饭的,但晚上下了很大

的雨,我也不是很想去刘那里。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准备上床,突然听见

有人敲门。我心跳突然加快,这么晚来敲门的只有一个人,我到底要去开门不?